Ayabrea

爱嘉嘉,爱老曹。爱爱嘉嘉的老曹,爱爱老曹的嘉嘉。

【曹郭主】解药(18)

    郭嘉生病差不多也有半个月了,虽然近几天他看起来状态很好,而且明显闲不住的在家各种折腾,但是曹操依然不放心,这天硬是拉着他来到医院做复查。

    “医生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曹操看见医生反复拿着郭嘉的胸片看来看去,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嗯,肺部清晰,无斑点,无阴影,已经痊愈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——”曹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:“谢谢医生!”

    “你看吧,我就说我早就好了,你非要瞎操心。”

    郭嘉笑嘻嘻的从医生手里接过自己的胸部X光片,举起来迎着光装模做样的看。

    “你虽然痊愈了,但是抵抗力还是比较弱,今后要加强营养,注意锻炼身体。还有就是注意别受寒,别太劳累。”

    医生又叮嘱郭嘉。

    “好的好的,我们今后一定会注意。”郭嘉还没说话,曹操就抢着回答了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医生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曹操和一旁事不关己的郭嘉。曹操有点尴尬,拉着郭嘉离开了医疗室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走到街上的时候,郭嘉突然挽住了曹操的胳膊:“曹副校长比较在意别人看两个男人的眼光?”

    被郭嘉挽住的时候曹操的身体僵了一下,然后他恢复了宠溺的眼神,拍了拍郭嘉挽住自己的手:“瞎想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曹操却不动声色的拉下郭嘉的手,然后放开了。郭嘉也没再闹, 安静的跟在曹操身后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郭嘉在曹操身后进了门,顺手从里面把门反锁上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曹操听到反锁的声音,转过头来看着郭嘉。

    “你说怎么?”郭嘉歪着头反问道:“关门放狗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小狗?”曹操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下一秒,曹操就抱住郭嘉,深深的吻了下去。这个吻鲁莽又充满渴望,两个人的牙齿都撞击在一起。但是曹操和郭嘉丝毫不在乎,他们只是尽情的吮吸着对方的唇舌,恨不得抽空彼此的空气。

    “小狗就小狗。”郭嘉贴着曹操的唇呢喃,然后咬住曹操的嘴唇,轻轻用力。

    唇上微痛的酥麻感让曹操不可抑制的兴奋起来。他把郭嘉小巧柔软的舌头吸入口中,用舌尖挑弄着。手已经迫不及待的伸到了郭嘉衣服里。郭嘉的手也在曹操腰间摸索着,想要解开腰带。

    但是两个人还没来得及脱衣服,门外突然响起了钥匙转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动作僵住了。

    门外的人转了一下门,没能打开,就咚咚敲起门来。

    “爸,在吗?门打不开了。”

    曹丕回来了。

    曹操和郭嘉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呆了几秒,郭嘉推了推曹操:“怎么?不要你宝贝儿子了?”

    曹操叹了一口气,又狠狠的吻了一下郭嘉,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他,去给曹丕开门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才玩了5天吧?”曹操开门后,有些恨恨的问曹丕。

    曹丕黑着一张脸,看了一眼郭嘉。然后面无表情的说:“腻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眨了眨眼,顿时明白曹丕脸这么黑,肯定和自己的恶作剧有关——不至于吧,自己还是很仁慈的在盒子里留了一个套套,没有全部换成方便面调料包呀。

    “小丕同学,玩得开心吗?”郭嘉笑嘻嘻跟着曹丕走向房间,打算试探试探情况。

    “拖郭老师的福,开心得要死。”曹丕顶着一张死脸,说完这句话,就啪的一声摔上了房间门,差点没拍到紧紧跟着他的郭嘉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哎哟,火气挺大嘛。”郭嘉苦笑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这么没礼貌!”曹操有些生气,走过来抬起手想敲曹丕的门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青春期嘛。”郭嘉拦住了曹操:“小丕同学肯定累了,让他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青春期也不能这样。”曹操皱眉:“明天一定好好教育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父子俩火气都这么旺。”郭嘉拉着曹操离开了曹丕的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“继续?”曹操刮了刮郭嘉的鼻尖:“继续的话难说我的火气就没了。”

郭嘉笑意盈盈的勾住曹操的脖子。曹操弯下腰,一用力,抱起郭嘉走向自己的房间,然后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曹操刚把郭嘉放到床上,就听到曹丕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爸!你有空吗?我有个同学的论文想让你帮忙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曹操的眉头拧了起来:“你刚回来,这些事先放一放。而且还在暑假期间,可以放松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同学很久以前就拜托过爸你帮他看了,拖了这么久他实在很心急,才通过我来问的。”

    一向听话的曹丕今天却不依不饶的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曹操的眉头拧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郭嘉笑着伸手去抚平曹操眉间的褶皱,用眼神示意他去吧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,我出来看。”曹操捉住郭嘉的手,轻轻吻了一下。然后整了整衣服,转身打开门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之后的几天里,不论清晨白天黄昏深夜,只要曹操和郭嘉想悄悄做点不可描述的事,曹丕一定会准时出现在两人房间门口,找各种各样的借口,把曹操叫出来。平时其实比较敬畏曹操,一直很听话的曹丕,这次却顶着张不卑不亢的小脸,像吃了秤砣一样,铁了心要捣毁自己父亲的性福。

    这样几天下来,曹操的眉头拧得越来越厉害,脸越来越黑;曹丕的脸一见到郭嘉也还是黑得不行,眉间皱也深的比他爸有过之无不及。郭嘉每天看着这一脸苦大仇深的父子俩,觉得自己都要抑郁了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。解铃还须系铃人,自己搞出来的事还是得自己亲自解决。这样下定决心后,这天,郭嘉趁着曹操不在,敲响了曹丕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“郭老师有何贵干?”打开门,曹丕依然一副死脸。

    “丕丕……”郭嘉强行挤进曹丕房间里:“你看,这事是郭老师不对,咱们能不能别这样闹腾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闹腾?”曹丕继续黑脸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先闹的,行吗?那几天你们都忙,我天天闷在家里,很无聊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无聊就能折腾我?你怎么不折腾我爹?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好吗,你高抬贵手,给我个折腾你爹的机会。”郭嘉双手合十,诚恳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曹丕的脸变了变,想笑,又马上绷住了,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我只是开个玩笑,里面不是还留了一个正经货吗?”

    曹丕知道郭嘉没把事做绝,那天曹丕弄了自己和司马懿一身的辣椒面后,气急败坏的从枕头底下拿出那盒杜蕾斯,倒在床上,发现一堆方便面调料包里还是有一个套套的。但是这么一折腾,床上也都是辣椒面,两个人去浴室洗干净,又抖了半天床单被子,早没了激情和兴致。而且司马懿还一直在追问“郭奉孝是谁,跟和你传绯闻的那个狐狸精郭嘉什么关系”。问得曹丕只想静静,然后司马懿又开始问“静静是谁,原来你还是喜欢女人”。最后两个人的旅途实在继续不下去,只得半途而废,所以早早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?我这么帅气潇洒,哪里像狐狸精了?!”郭嘉听了曹丕说的事情经过后直咂舌。

    “这是重点吗?”曹丕黑着脸问。

    “OK,我明白了,这的确不是重点。重点是司马老师。这样,小丕同学,我向你保证,我来解决这个问题,解决了后,你就不要再成天苦大仇深的了好吗?做个阳光少年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解决?”曹丕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我保证解决。你以为我是谁?曹操五大谋士之一的郭嘉郭奉孝。”郭嘉狡黠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郭嘉向曹丕保证完毕,就去到了司马懿家。

    “郭……老师?”

    开门后看到郭嘉的司马懿,一脸的吃惊。

    “司马老师。”郭嘉笑眯眯的看着司马懿:“不请我进去坐坐?”

    “……郭老师真是稀客,这次来寒舍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司马懿十分不情愿的让出一道缝,郭嘉毫不客气的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去泡茶。”虽然司马懿不待见郭嘉,但是毕竟也是同僚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说完就走。司马老师,你想不想知道郭奉孝是谁,和曹丕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司马懿一听说这个名字,眼睛一亮,但是嘴上却不肯承认:“哈哈哈,郭奉孝是谁,与我什么干系。他和曹丕什么关系,又与我什么干系。”

    “司马老师真是不坦诚。”郭嘉微微一笑,然后掏出了手机,划了两下:“ 来来来,司马老师,我给你看张郭奉孝和曹丕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没兴趣。”司马懿别过脸去。

    “没兴趣你笑啥?”郭嘉翻起眼睛看了一眼司马懿:“你真不看?我专门找的,不看我可删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郭嘉作势要点手机屏幕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司马懿突然叫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郭嘉依然笑嘻嘻的。

    “看一眼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我听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说,作为曹丕同学的前家庭教师和现在学校的老师,我有义务弄清楚曹丕同学不正常的社交关系!”

    司马懿清了清嗓子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正常的,挺正常的。你看。”郭嘉笑嘻嘻的把手机递到司马懿面前。

    司马懿脸色一下变了。

    手机上是司马懿几年前在学校毕业舞会上喝高了穿女装跳舞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有这种东西!”

    司马懿伸手去抢手机,郭嘉却迅速的把手机收到了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司马老师?不如我把这照片发给曹丕同学?让他也看看司马老师美艳如花的模样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到底什么意思,郭老师?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。”郭嘉耸了耸肩:“哎呀,看照片看这么开心,我都忘记我来的目的了。司马老师,我就是郭奉孝,你别问为什么。我只想告诉你,郭嘉也好,郭奉孝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郭嘉顿了顿,苦笑了一下:“真的和曹丕什么都没有。你总是闹,不累啊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做出一副不知可否的表情来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也不想和你多说。这事儿其实还得曹丕自己解决。”郭嘉摆了摆手:“我今天来的另一个目的,就是告诉你,打电话给曹丕,让他今晚来你家住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司马懿冷笑。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。我发朋友圈了。”郭嘉说着拿出手机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司马懿又扑过去抢手机,郭嘉笑嘻嘻的躲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要么曹丕来这里过夜,要么我发朋友圈。随便你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扶额。

    郭嘉笑嘻嘻的拉开了门准备离开:“我走喽司马老师,一会儿如果曹丕没接到电话,我就要发朋友圈了。”

    “郭老师……”司马懿追了出去,扶住了门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病?”司马懿一脸苦相。

    “可惜你没药。”郭嘉留下一个甜蜜的微笑,就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

    “你到底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?”

    郭嘉才一进门,曹丕就捏着手机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说你机智过人的郭老师?”郭嘉一脸不满:“你怎么就不能学得聪明一点,还要我帮你搞定?”

    曹丕还想说什么,郭嘉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曹小丕同学,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。这件事还是得你自己去解决。解决了旅游可以补嘛!别再成天对我黑着张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今晚我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,你爸这边我帮你忽悠。”

    于是曹丕出了门,出门的时候似乎想要说什么,又没开口,意味深长的看着郭嘉笑了笑,就离开了。

 

    曹操回来的时候郭嘉穿着睡袍,正趴在自己床上看书,两条腿翘起来在空中晃着。

    “小丕呢?”

    曹操看了眼曹丕的房间,门开着,灯却黑着。

    “他今天晚上去同学家睡。”

    郭嘉回过头来,把脸枕在书上,看着站在门口的曹操。

    “去哪个同学家?”曹操皱眉:“也不告诉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这么大,你还管这么严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管他,告诉我知晓是基本的礼貌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在岂不更好?”郭嘉笑嘻嘻的看着曹操。

    曹操走到床边坐了下来,伸手抚摸郭嘉的脸:“万一他中途又回来了呢?”

    这几天实在是被曹丕杀太多回马枪了,曹操都快有心理阴影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,你却好像比我还了解似的。”曹操抱住郭嘉,用胡茬去蹭郭嘉的脖子,逗得郭嘉咯咯的笑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更了解曹副校长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?”曹操坏笑着看着郭嘉,手上把玩这郭嘉睡衣的腰带。

    “大概和我想的一样吧。”郭嘉歪头笑。

-----------------

要和谐 http://ayabrea00.lofter.com/post/1def6908_b64e931?from=singlemessage&isappinstalled=1

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第二天,曹操春光满面的下厨准备给腰酸疼到下不了床的郭嘉做午饭时,曹丕也春光满面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爸,我想再出去旅游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要多少钱自己去取。”


TBC...

评论(11)

热度(7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