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yabrea

爱嘉嘉,爱老曹。爱爱嘉嘉的老曹,爱爱老曹的嘉嘉。

【曹郭主】解药(19)

断更了这么多天……我愧对大家……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沉迷游戏了……(。

下一章就是最终章啦。

这个写完想继续挖个坑,但是写什么样的曹郭还没想好……

-------------

    2个月的暑假,曹操本来计划着带着郭嘉去海边度假,但是学校的事情一直处理不完,还没等曹操抽出空,暑假就要结束了。曹丕和司马懿已经出去上山下海玩了大半个中国,把曹操的卡刷爆了不说,回来后晒得漆黑漆黑的,曹操都差点认不出自己儿子来。

    曹操也建议郭嘉可以约上别人出去走走,反正刷自己卡就行。但是郭嘉似乎也没多大兴趣,每天就在家睡睡懒觉,打打游戏,过得百无聊赖,让曹操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开学前一周,汉京大学召开了一次中高层干部会议,商讨下学期的工作计划。这里不得不说一下汉京大学的校长刘协。刘协的家庭是高干+书香门第的综合,父母都是教育部高官,据说父亲这边祖辈产生过中央政治局常委,母亲这边的祖辈则一直都在汉京大学任职任教,算是汉京大学元老,刘协可谓含着金钥匙出生的。但是刘协父母思想都比较守旧,在政治和教育形势都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时,没能及时跟上时代的步伐,因此官场失意。刘协自己当时在汉京大学毕业后,并不想留校,但是迫于父母的压力,留校在了人事处。然后凭着父母的关系在短短数年内就做到了校长的位置,成为汉京大学最年轻的校长,也成为了当时教育界的话题——火箭提拔的年轻校长——因为这时的刘协,才刚33岁,参加工作不过才十年时间。

    因此,在这样的背景下,汉京大学其实是分为两派人的。一派支持刘协,这派中大部分都是几代人一直在汉京大学任职的元老级人物;另外一派则觉得刘协太年轻,没经验,能力也不足,完全不能够支撑起一所名校,这派人更加支持后来对重振汉京大学起到关键作用的曹操。

    说完汉京大学复杂的官场关系后,回到上面提到的会议上来。这次对学校下学期工作计划商讨的会议,本应是以刘协为主的。但是刘协既提不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,在其他人提出意见时,他也不能当机立断的拍板。会议刚进行了三分之一,就变成了曹操来做主导。虽然刘协派的人觉得很不爽,但是曹操不论是行政还是教育方面提出的建议都十分有建设性,可行性也非常高,几乎都是会议全体人员一致通过,因此会议的气氛还算融洽。

    最后,曹操说完了,环视了一圈会议桌旁的人们,说了一句:“各位还有什么意见建议吗?”

    看到大家纷纷摇头,刘协作为汉京大学校长,这次会议本来的主导人物,想说各位辛苦了,散会,但是他刚张开口,曹操啪的把笔记本合上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大家没什么说的,就散会。”

    刘协派的人脸色一下都变了,曹操派里几位比较随意的也站起来开始往外走,中立派则比较尴尬,看了看刘协,又看了看曹操,不知道这会是散还是不散。

    曹操似乎没注意到气氛一下变得尴尬起来,径直走出了会议室。荀彧想了想,站起来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曹副校长!”

    “嗯?荀彧啊,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    曹操回头看是荀彧追了上来,笑了笑,放慢了脚步,但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荀彧追上曹操,和他一并走着。

   “曹副校长,恕我以一个朋友,而不是同事的身份直言,刚才你的举动,很不得体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什么举动?”

    “刘校长是这次会议的召集人,主导者,也是汉京大学的校长,会议结束不结束,应该由刘校长来决定。否则我们下属都随意宣布散会的话,这会还怎么开?”

    曹操停下了脚步,看了一眼荀彧,然后又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“哈哈,对不起啊,我看会议期间刘校长都没怎么说话,一时忘了这会是他召开的,就随口说了句散会,大家也的确没什么意见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曹副校长!”

    荀彧抢先一步走到曹操前面,回身挡住了曹操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做,把刘校长置于何地,又把你自己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曹操盯着荀彧的眼睛,那是一双清澈、真挚,又认真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荀处长,我以后会注意的。不过荀处长以人事处处长的身份来教育我,又把我这个副校长置于何地呢?”

    荀彧叹了口气,他明白曹操生气了:“曹……副校长,我说了我是以朋友,而不是同事的身份来和你谈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曹操摆了摆手,继续头也不回的向前走着,荀彧没有再继续追上去,而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次会议让学校里的刘协派和曹操派的关系紧张了起来。而且不知道从哪里透露出的风声,说曹操很可能取代刘协,成为汉京大学的新校长;也有另外的传言,说刘协找了父母那边尚存的关系,准备把曹操的副校长职位撤了。一时间学校里各种风言风语满天飞,汉京大学进入了另外一个政治动荡的时代。

    然而曹操本人似乎并不在意。他甚至开始放松学校行政管理方面的工作,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了授课,带研究生,还有讲公开课上。另外曹操将郭嘉调任成了自己的教授助理,每次授课都带着郭嘉,成功的让自己的课程成为了汉京大学最热门,最难选上的课程之一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曹操下课后和郭嘉一起在食堂吃饭,荀彧走了过来,坐到了两人对面。

    “荀处长。”

    曹操嘴上打了个招呼,没有抬头看荀彧,只顾着低头仔细的捡着鱼肉里的刺,然后把挑光刺的鱼肉夹到了郭嘉碗里。

    “曹副校长,郭老师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荀老师怎么这么客气~”郭嘉挪了挪自己的餐盘,让荀彧能把自己的餐盘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荀处长有什么事要告诉曹某?还是只是单纯的来和我一起吃个午饭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荀彧淡淡的回答,也开始用餐。

     三个人陷入了沉默,都只默默的吃自己的饭。曹操把碗里的鱼肉都挑出刺然后夹给了郭嘉,郭嘉则把菜里的胡萝卜青椒等等都夹出来堆在餐盘一角,又被曹操瞪着十分不情愿的把它们拨回碗里,像吃药一样的开始吃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曹副校长即将转正,成为曹校长?”

    荀彧一边漫不经心的拨着碗里的菜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荀处长说笑了,汉京大学是教育部直属高校,校长由谁来当,可是由中央组织部任命的。我曹某人说了不算。”

    曹操顿了顿,又说道:“如果中组部真任命我曹某或者别人来做汉京大学校长,也只证明刘协的确不再合适做这个校长,荀处长难道不觉得,让更有能力和更有声望的人坐这个位置,对汉京大学也更好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大家都同意更换刘协,上级也决定更换刘协,我是不会有意见的。但是……”荀彧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了出来:“我听说曹副校长找了一些朋友,去教育部疏通关系,并散播一些对刘校长不利的言论,这种手段是不是有些低劣了?”

    曹操的脸色沉了下来:“那荀处长是否听说,刘校长也找了父母的关系,想要撤我副校长一职?这种手段就高明高尚?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这些传言是子虚乌有之事,刘校长并没有做过这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荀处长就肯定我曹某人做过这些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说了。”曹操站了起来:“我吃饱了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曹操不再理会荀彧,也没有管没有吃完的郭嘉,径自站起来离开了。

    荀彧看着曹操的背影,再次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终于走了。”郭嘉扭头看曹操走远了,开心的把胡萝卜青椒再次捡出来,打入冷宫,愉快的吃起肉来。

     荀彧表情复杂的看着事不关己的郭嘉:“……奉孝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文若啊文若。”郭嘉一边往嘴里塞肉,一边摇了摇头:“我还以为你倔强的不喝那孟婆汤是想干嘛,没想到你还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想这样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的。”郭嘉突然换上了一副严肃的面孔:“我明白你一直对曹操是尽心尽力的辅佐,没有你,就没有汉京大学的今天,也没有他曹副校长的今天。但是你也无法容忍任何人用卑劣的手段来进行官场、政治斗争。”

    “刘协作为校长可能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但是他对学校尽心尽力,没有私心。如果是正当竞争,是上级的正常安排,我可以接受;但是如果有人在里面用了不干净的手段,甚至想要借此毁了这个其实是大有前途的年轻人,我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。”

    “文若。”郭嘉笑了:“你果然还是我一千八百年前认识的那个荀令君,谦谦君子,明德惟馨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挖苦我?”荀彧苦笑。

    “哪里,我是在衷心的赞美你。”郭嘉笑嘻嘻的。

    “那奉孝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办?这事和我无关。我谁也不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是支持曹操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也不能说我不支持曹操。他若是曹教授,我就是曹教授助理;他若是曹失业,我就是曹失业助理。”郭嘉调皮的眨了眨眼睛:“我也吃饱啦,文若你快点吃饭吧,不要为这些烦心事纠结了。”

    晚上,郭嘉回到曹操家的时候,曹操正在自己房间里埋头做着什么。郭嘉蹑手蹑脚的走到曹操身后,蒙住曹操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嘉嘉,别闹了,我忙。”曹操扒下郭嘉的手,继续埋头书案。

    郭嘉觉得无趣,整个人趴在曹操背上,把下巴搁在曹操肩膀上,看曹操在干嘛。

    曹操的电脑上是新公开课的课件,这次讲的内容是汉末诗歌文学的发展史。

    郭嘉也不说话,就这样趴在曹操身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?你下巴戳得我肩膀疼。”

    曹操扭过头去看了看郭嘉,伸手捏了捏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看曹副校长自谋大业,不带我这个助理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自谋大业。”曹操刮了刮郭嘉的鼻子:“下个月我计划到荆州大学讲一堂公开课。这次的内容不再仅限于军旅诗词,和以往有些不同,我想好好准备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继续讲以前的呢?”

    “以前的都在全国讲多少次了,网络上也有,大家都听腻了。所以我这次要讲点新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郭嘉眼睛转了转:“下个月的荆州大学可热闹了。我听说东吴大学和巴蜀大学也有教授要去讲公开课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曹操挑了挑眉:“他们讲什么内容?”

    “据说是个合作课题。两个学校是友好高校,合作了一个生态地理方面的课题,好像是什么‘长江沿岸不同季节季风变化对江域及两岸生态环境的影响’。”

    “哦?听起来挺玄乎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合作的教授是巴蜀大学的诸葛亮和东吴大学周瑜。”

    “周瑜和诸葛亮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这组合倒是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组合广受好评呢,曹副校长可以上网看一下。虽然他们这个课题听起来挺玄乎也好像挺枯燥,但是这两个人讲得深入浅出,通俗易懂,还糅合了很多长江中下游两岸的人文地理故事,十分受当地学生的欢迎。”

    说着,郭嘉走到曹操身边,毫不客气就一屁股坐到了曹操大腿上,扭了几扭后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曹操怀里,摸着鼠标开始点击网页。

     “没想到你兴趣还挺广泛。”曹操搂了搂郭嘉的腰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得随时关注曹副校长的对手嘛。”郭嘉说着,点开了视频开始播放。

    “什么对手,他们俩这领域跟我风马牛不相及好吗?”

    “虽然风马牛不相及,但是曹副校长是不知道,最近你公开课的时间和地点都好巧不巧和他们凑得很近,所以网上把你们放在一起对比的网友也挺多。”

    两人谈话间,视频缓冲完毕,开始播放。屏幕上出现了一位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,容姿秀丽,英气逼人。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周瑜副教授,年轻有为,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也已经小有名气。这次的合作课题是他主讲,诸葛亮主要是做资料支持和幕后准备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周瑜我认识,认识。”曹操点点头,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郭嘉不满的伸出手在曹操眼前晃了晃:“看美人看呆了?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我只是没想到这么枯燥的知识他能讲这么有趣。”曹操打着哈哈,搂紧了郭嘉:“哪里有我眼前的人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关了。”郭嘉咔哒一声就关掉了视频。

    “嗯,关掉关掉。”曹操在郭嘉脸颊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总之,虽然我们的公开课和他们专业领域不同,但是时间和地点都凑到一起了,还是不能大意。曹副校长也不希望看到自己讲公开课时下面的听众寥寥无几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曹操的表情严肃起来:“巴蜀大学的校长刘备,以前从汉京大学毕业时只不过是个无名小卒,我现在可不能让他看我的笑话。”

 

    9月份的北京,虽然早晚已经有些许凉爽,但是大部分时候依然酷热难耐。带有空调的各种咖啡厅、餐吧和书吧等等就成为了都市白领们避暑的港湾。在一间不起眼的咖啡厅里,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坐着一名不起眼的中年人,他点了一杯冰咖啡,却没怎么喝,而是一直在看表,好像在等什么人。他桌子上放着一份当日的京城日报。

    “您好,我是京城日报的记者陈宫。请问约我见面的人是您吗?”

    一名青年男子走近他,掏出了自己的名片,双手递上。

    “陈记者,幸会幸会。”中年男子站了起来,双手接过名片:“不好意思,我没有用名片的习惯。我是汉京大学后勤部部长董承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。请问董部长找我有何贵干?不会只是想见见校友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今天我来见陈记者,是有要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小小的记者,实在是能力有限,不知道能不能帮上董部长的忙?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陈记者以前是我们汉京大学的副教授吧?可为年轻有为,前途无量啊。为什么会跳槽到了报社呢,难道是个人爱好?”

    “哼,为什么?”陈宫不自觉的冷笑:“原因你们汉京大学的人大概比我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嗯,当年的风波我也略有耳闻,真是委屈陈老师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称呼我为老师了,担当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记者是无冕之王,现在更应该叫您一声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董部长到底有何贵干?”大概是被戳了伤心事,陈宫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不瞒陈老师说,我这次来,就是为了曹操的事。


TBC...


评论(10)

热度(56)